-杏仁玫瑰饼-

白鸥| the Little Orphan(上)

the Little Orphan

·犬妖白×魔女鸥

·魔女集会梗具体见→传送门

·OOC或许有

·不上升真人

 

001

Believe it or not.

 

魔女最引以为傲的占卜术在今天失效了。

 

以上言论仅代表王鸥小姐个人看法。

 

002

作为一名百年难求的占卜术奇才,魔女相当依赖自己的天赋。

 

详细请参考客厅四脚的燃香、垃圾桶里堆积成山的龟壳以及楼下尽心尽力为魔女小姐科普过公寓居住守则的何首巫先生那沙哑的声音。

 

不不不你弄错了,何首巫是何·首席大巫师·炅的简称。再议论人家是何首乌精,小心他跳起来戳你哦。

 

003

今天魔女鸥约了女巫鬼去做头发。

 

本来没什么占卜的必要,理发嘛,最差不过是剪秃了。秃了也没事儿,咱们美丽,咱们有魔力,咱们不怕不怕的。

 

然而围观了多日网络上闹得沸沸扬扬的开年吃瓜大戏,魔女小姐几番思虑之后,还是乖乖地起了个大早,沐浴燃香烧龟壳。又一次仔细辨认过龟壳上的裂纹后,才肯仰天大笑迈开长腿出门去,无人知是荔枝来

 

004

嗯?门口怎么有个布包?

 

005

中世纪时欧洲人迷信黑猫是魔女的化身兴许是有道理的。

 

毕竟我们魔女小姐长了双猫一样的圆眼。

 

006

她用猫一样的眼睛盯着那布包。

 

她感觉那布包也在盯着自己。

 

虽然身为魔女,但是意外地有些怕这个看上去毫无战斗力可言的布包是怎么回事?

 

这是什么世道,布包也能成精吗?还是说被恶灵附了身,今日前来是为了取我性命?

 

“哟,你看我这一身鸡皮疙瘩。”

 

007

一魔女一布包又僵持了一会儿。最后还是王鸥秉持着“东西是死的,可人是活的”的信念,勇敢地踏出绕开神秘布包的第一步。

 

然后那布包肉眼可见地动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楼下熬夜研究典籍才睡几分钟的何首巫先生冷静地怒了。

 

008

她用猫一样的眼睛死死盯着那布包。

 

一双闪着精光的眼睛藏在布包后,死死盯着僵直的她。

 

在布包有下一步行动之前,王鸥还是找回了平日的冷静自持,一只手掏啊掏的,从挎包里拎出自己的魔杖。

 

她发誓,要是这布包再动一下,就休怪这武器不认人了。

 

009

布包又动了,骨碌碌滚出来一个,哦不对,是一只雪白的动物。

 

王鸥定睛一看,嗬,这不是只比熊吗!

 

小小的狗狗毛发蜷曲,坐在地上用圆溜溜的小眼睛直勾勾地看着面前站着的女人。

 

原来之前动来动去的,是这只小可爱呀。

 

王鸥情不自禁地蹲下,向前伸出手,呼噜了几把看上去就很软、棉花糖般的头毛。看着那小狗舒服地眯上了眼睛,魔女小姐总觉内心深处一种名为“母性”的奇怪情感正一点点被眼前的小生灵唤醒。

 

她想着一会儿还有约会,带着这么个小可爱终归不方便,又念起何首巫前几天一直叨叨着想养狗,便准备把比熊带下楼去交给何首巫。一来弥补多年对首巫大人精神上的摧残,二来流动在空中似有若无的妖气还是留给无论是见识还是魔力都更胜一筹的何首巫为妙。

 

魔女小姐转过身去,正欲下楼唤何首巫上来,却感到腿部一重,低头一看,一个白面团似的小男孩坐在地上,藕节一般白嫩的手臂紧紧抱着她的小腿不撒手,黑发里藏着的白色耳朵不安地动着,眼神却是坚定的。

 

看见王鸥回了头,小犬妖张了张口。

 

010

“妈。”

 

妖类也有印随行为吗?

 

真实年龄不详但是青春永驻的魔女小姐有点儿生气。

 

施个咒把他直接扔下去吧。

 

她心想。

 

TBC

评论(4)
热度(40)
© -杏仁玫瑰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