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仁玫瑰饼-

SongKim|[他是龙AU]王子与恶龙(11-20)

·西幻吐槽恶搞向

·同(不是)床共(没有)枕啦!

·照例塞了很多梗希望大家看了都能笑呵呵

·希望大家看了都能评下论(回一串哈哈哈哈我都很幸福)康桑哈密达~~~~

前情提要:公主被恶龙(?)抓走啦!为了带回女儿,会玩的KQ强迫儿子成了恶龙的新娘(?)。王子被带走后惨遭路痴龙的抛弃,但最终还是见到了妹妹并在看到恶龙人形时瞬间昏倒。

(01-10)

011

 

王子殿下做了一个很吊诡的梦。

 

他梦见丹雅幸福地挽着一个黑色头发、脸是一团马赛克的人对自己说:“哥,我们结婚了。”然后从大到可以覆盖一整座体育场的裙摆里掏啊掏,终于掏出一个襁褓。

 

他凑近一看。嗬,一个全身覆盖鳞片的什么动物的幼崽正在转着圈向天空喷火。它喷出的火焰燃烧了行人、燃烧了农田、燃烧了楼房,最后整座王国在熊熊烈火下融化成一滩黑水。

 

而他,站在悬崖上,弱小、可怜又无助,只能呆望着昔日家园被永不熄灭的烈焰付之一炬。

 

多年以后,他依然站在悬崖上,那火焰,依旧在黑水上安静地燃烧。有几个行人路过,脖上挂着绘有你好小猫*的相机,俯下身来喊他:“旻浩呀?旻浩呀!”

 

 

012

 

王子殿下醒了。

 

一双蕴藏世间最美风景的眼睛就在他面前不到15厘米处。他看到其中月色如水、星光闪耀,清风于山林间舞蹈,波涛在海面上奔跑;他窥见其中最深的哀愁与最美的奥妙。

 

他想,拥有这样一双眼睛的人,一定是世界上最美好的存在。饶是所有诗人绞尽脑汁也无法描述一丝一毫,纵使所有画家费尽心思也不能勾勒一分一厘。

 

他迫不及待地拉开与那人之间的距离。作为一个艺术家,他急切地想要看到兴许能成为他下一任灵感缪斯的全貌。

 

下一秒他尴尬地撇过脸,视线固定在躺着的灰色毯子上,左摸摸右碰碰,终于是把一团疑似衣服的东西扔向身体前方。

 

“你……你先把衣服穿上。”

 

 

013

 

王子殿下怀着复杂的心情和一头……嗯……化成人形且裸睡的龙躺在一张床上。

 

浪漫主义者眼中的床=现实主义者眼中的石台+毯子。

 

他把头偏过去,身子慢慢向旁滚,卷走被子的同时,尽量远离人形恶龙所喷出的鼻息,却又在身体接触到冰冷空气的那一刹那不甘心地滚回去。

 

太冷了太冷了太冷了太冷了。

 

他冻得直打颤儿。

 

海风送来周而复始的波涛声的同时,也带来宫殿里所不曾体会到的寒冷。

 

王子殿下悄悄看了一眼身旁闭着眼睛的人形恶龙,又往他身边蹭了蹭。

 

真奇怪,这恶龙周围怎么这么暖和。

 

“因为我会喷火呀。”黑夜中,那恶龙忽地睁开了眼。睫毛一眨一眨的,透着股说不出的狡黠。

 

王子殿下一惊,条件反射般向旁边移动。

 

“啊!!!!好冷!”他话音刚落,就被揽入一个温热的怀抱中。

 

“你靠着我睡吧,很暖和的。”

 

“嗯……嗯。”

 

 

014

 

要。命。了。

 

王子殿下欲哭无泪地仰头看着漫天星辰,试图通过判断它们的位置参透自己还能睡多长时间。

 

我堂堂一个王子。本应该与名士大儒探讨人生哲学,要么和昇勋哥在策马奔驰在猎场里,瞄准野鹿就是一箭;要么独自一人在画室里对着天边绚烂的夕阳安静作画。晚上躺在温暖舒适而又宽大的床上美美地睡上那么一觉……怎么着都不应该被父母欺骗穿上疑似妹妹的结婚礼服、被善心大发的妹妹坑害到这步田地——这步与恶龙共眠的田地!

 

而且这恶龙,居然还——真是天杀的——打呼噜!!!!

 

他真实地,崩to the溃了。

 

什么恶龙。王子殿下恶狠狠地想。

 

明明是一头傻龙!傻!龙!

 

 

015

 

不知被身边那头傻龙的呼噜声骚扰了多久。总之,天大亮了。王子殿下不用照镜子就知道,过度惊吓后又一夜未眠的自己,一定又要被自家亲亲妹妹嘲笑“苍老了几十岁”。

 

果不其然。

 

几分钟过后,焕然一新的小公主殿下指着自家傻瓜哥哥“几百只鸟待过的鸟巢”头发笑个不停。笑声直接吵醒了还在熟睡的傻龙。

 

看着身边的人形傻龙迷迷瞪瞪地坐起,眼见着就要掀开被子走下“床”跟自家妹妹say hi,王子殿下眼疾手快把他一把拽回被窝,一只手压住他,俯下身凑在他耳边悄声说:“你疯了吗?你没穿衣服!”

 

傻龙的耳朵有点红。

 

 

016

 

王子殿下穿戴好走下“床”的时候才听见隆起的被子里有个声音弱弱地说:“可是,你之前的那件衣服脏了,我就把岛上唯一一套给你穿了……”

 

王子殿下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白色T恤,好像,是跟昨晚看到傻龙穿的那件差不多。

 

原来在这岛上,衣服还是个稀缺资源啊!

 

 

017

 

“当然喽!”公主殿下跳起来一个用力打向她哥哥的头,“秦禹哥平时是龙形态,又不用穿衣服,要衣服干嘛!”

 

她哥哥揉了揉被妹妹打得有点疼的地方,委屈地摸摸脑袋,半天不敢开口。

 

 

018

 

“所以现在……我们是在干嘛?”

 

王子殿下维持亚洲蹲的姿势蹲在沙滩上,旁边是跟他一个姿势的妹妹。

 

“等。”公主殿下没好气地说。

 

“……等什么?”小心翼翼。

 

“等衣服!!”

 

“……会……会有人寄衣服过来?!”王子殿下惊恐脸。

 

“呀!宋旻浩!你是不是傻!”公主殿下看上去很想站起来打一下哥哥,可惜蹲的时间有点久,腿麻了,站不起来,“你看,海浪这么大,货船上的货物有时候会被卷走,漂着漂着就漂到岛上来了。衣服,也是货物的一种。甚至比货物还容易获得,因为船员也要带着。所以我们再等等,就能等到衣服了。”

 

话音刚落,一个木头箱子就漂啊漂啊漂过来了,搁浅在沙滩上。

 

“……”

 

“……”

 

“妹呐,你是不是,会预言啊?”

 

 

019

 

所谓福无双至,大抵是再正确不过了,因为福,总是双双甚或叒叒至。在漂来一个木箱之后的几分钟内,沙滩上又多了四五个箱子。

 

好不容易用石头撬开一个箱盖的王子殿下在看到龙形态的金秦禹不费吹灰之力就用一根爪子扒开箱盖后,心态崩了。

 

不对,我怎么知道他名字的?

 

重点终于对了一回,真不容易啊,我们王子殿下。

 

 

020

 

等王子殿下梳洗完毕——天知道这座海岛上哪来的淡水——回到头一天晚上吃饭的石洞时,他的妹妹和那头傻龙正亲密地靠在一起,好像在做着什么吃的。

 

亲密地……亲……密……

 

!!!!

 

王子殿下顾不得还在滴水的发丝,一个箭步冲过去,强硬地分开(在他眼里)离得过分近的二人,语气十分不友好:“这才认识多久!怎么能离得这么近!”

 

那头傻龙撇了撇嘴,转过头来无辜地用一双清澈的大眼睛看向自己:“丹雅只是在教我做饼干而已,旻浩呀,不要太紧张嘛。”

 

公主殿下在一旁附和:“是啊是啊。本来昨天教一下就好了晚上就能回去,也不知道是哪个傻蛋非要过来,把我们的计划 都打乱了。”

 

“傻蛋”眼见着公主殿下情绪不对,连忙极有眼力地转移话题:“这是你做的吗?”手指着一个爱心型的面团。

 

“不是啦。”公主暧昧地笑了笑,“是秦禹哥做的哦,说是欢迎你来到这里的礼物。”

 

“唔。”

 

“那我去把曲奇烤一下啦。”

 

“好!”傻龙开朗地应道。

 

视线原先的固定处——餐盘被公主殿下拿到一边,于是便顺理成章地移到旁边坐着的人身上。

 

明明周身都透着一股纯真、一尘不染的气质,可是一半白T一半格子的新潮搭配被他穿在身上竟有一种说不出的和谐感。是自然之子与人间烟火完美的配合。

 

“好看。”

 

“嗯?”

 

被发现了的王子殿下一瞬有些紧张,慌忙改口道:“我说衣服,衣服好看。”

 

“嗯~”傻龙低头看看身上穿着的衣服,尔后抬头,眯起眼睛笑得极具感染力,“旻浩手真巧,衣服的确好看。”

 

谁知道货船上为什么会有人随身带着一台缝纫机。

TBC

*你好,小猫为日本Sanrio旗下文化品牌HelloKitty的中文译名(直译。)

评论(14)
热度(30)
© -杏仁玫瑰饼- | Powered by LOFTER